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文娱 齐鲁正文

寻踪济南玩家(二十)李亚宁:葫芦烙画,草根艺人成大师

2022/11/16 18:11:36   来源:齐鲁壹点    

  主笔:奚道贤,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资深媒体人,主任编辑。

  顾问:苏斌,供职于山东省中医院宣传部,院报编辑,省书协会员。

  现年39岁的李亚宁,出生于鲁西农村,从小与葫芦结缘。18岁时背半袋葫芦闯荡济南,靠葫芦烙画为生,一路艰辛,以铁杵磨针之功,终被社会认可,受市场追捧,成为我省最年轻的省级工艺美术大师。

  “匏舍”葫芦,烙画的殿堂

  在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记者找到了名为“匏(葫芦)舍”的门面房,采访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李亚宁。年届四十的李亚宁,面皮白净,一脸文气,戴一副黑边近视镜,眼神温煦而深沉,说话间时不时紧抿双唇,那是多年凝神烙画的不自觉表情。他租的这间铺面仅十几个平米,展橱上摆满了各式烙画葫芦,错落有致,琳琅满目。

匏舍全貌

  我们一边欣赏,一边听李亚宁为我们讲解他的作品。满室的葫芦作品,大者高可盈尺,小者三五公分,有的是单品,有的成组,总计有近千件。从样式上,以自然形态的葫芦居多,上面保留着一段蔕梗,俗称“龙头”;也有在模具下生长出的异形葫芦,有圆瓶型、方瓶型、笔筒型、蝈蝈葫芦等。体现艺术创作水平的,就是葫芦上的烙画,题材有花鸟、人物、山水等,李亚宁说凡是纸上可以入画的,均可体现在葫芦烙画上。

  看李亚宁的葫芦烙画,一派水墨古画的风格。所不同的是,烙画以烙铁为笔,苍匏为纸,作品以国画的白描、写意、工笔手法为基础,融汇墨分五彩,淡墨轻岚,浑然一体,五色卓然。其中涉及花鸟、人物、飞禽、走兽、山水等不一而足,写实追虚,线条流畅,意境深远,形态栩栩如生,无不曲尽其妙。

  这些作品,有的是古代名画的临摹作品,如临自元代赵孟頫的名作《鹊华秋色》图;临自唐代阎立本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图》,变化之处是将二十四功臣的群像分开,分别烙在二十四只葫芦上,形成一组气象恢宏的古典人物作品。更多的作品,则是出自李亚宁的个人创意,人物画多取材于传统文化或历史人物,如《麻姑献寿》《百子图》《童子闹弥勒》《刘海戏金蟾》《关羽擒将图》《龙凤呈祥》《十八罗汉》等等;花鸟画、生肖图等均笔法细腻,灵动活现,意趣盎然。

《百子图》

  李亚宁手拿一对电烙笔,向我们讲烙画的创作。烙画古称“火针刺绣”,又名“火笔画”、“烫画”等,起源于汉代,作为小众的画种延续至今。它是用火烧热烙铁在物体上烫出烙痕作画,以烙铁代笔,以火代墨,用的是“阳刚”至极的工具,却也能画出极其丰富的层次与色调。

  烙铁作为工具不断改进,从最初使用火烧的烙铁,到目前使用带有温控器的电烙铁,又改制成电烙笔,给烙画操作带来了更多便利,表现形式也更加丰富灵活了。李亚宁说,他通过对烙铁的角度、力度、温度的掌控和对葫芦材质的熟悉,灵活运用烙铁划线的轻重缓急,展现出人物、花鸟、山水等不同物象的色彩、质感和立体效果。同时,细微之处如枝头层层叠叠的松针,鸟兽身上缕缕片片的毫毛鳞甲,也能描绘得细致入微。葫芦的立体造型不同于纸张的平面铺展,随形就势的变化需要作者有很好的掌控能力,也形成了葫芦烙画独特的视觉韵味。

《关羽擒将图》

  听着李亚宁的讲解,再欣赏一件件赋予了画面和灵气的精美葫芦,惊叹之下不时心有灵犀。

  农家出了个“葫芦娃”

  李亚宁1983年出生于聊城莘县的农村家庭。聊城是全国著名的葫芦之乡,东昌府在历史上就以盛产质量上乘的葫芦而闻名,近年来又成为全国葫芦的集散地。东昌府区路庄村又被称为葫芦村,种植葫芦有300多年的历史,莘县的俎店镇也有小面积的种植。

  从记事起,小亚宁就看到家里房前屋后种着不少葫芦,那是一种当地普遍的扁圆葫芦。他常见爷爷雕刻葫芦,用刀子在葫芦上片出简单的吉祥图案,染上红颜色,作为家中的摆设。葫芦取“福禄”之意,民间用以寄托祈祥纳福、祛灾化煞的良好意愿。亚宁从小对葫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亚宁六七岁时,有一日他见父亲抱回来一个一尺多高的亚腰葫芦,是从天津淘换来的葫芦,那时在他眼里就是最硕大的葫芦了,绿莹莹的,体态像仕女,很漂亮。小亚宁将葫芦抱在怀里,高兴得只转圈儿。这只葫芦在窗台上晾晒不久,因摘得过早逐渐干瘪了。但取出的种子来年种在地里,还是成活了几棵,结出新品种的葫芦。从此父母就种起了这种亚腰葫芦,最多时种植五六亩。

  李亚宁从小喜欢画画,80年代流行线描的连环画,《三国演义》《水浒传》《孙悟空大闹天宫》等,5分钱一本,父亲给他买了几本。上小学时没有美术老师,这几本小人书成了亚宁学画的范本,画来画去简直入了迷。在纸上画得熟了,他就试着在葫芦上刻画人物。直到初中快毕业,才有了美术老师,亚宁才学起了素描等基本功。后天他考取了聊城美术学校,系统地学习了国画、素描、水粉、雕塑等。

  2000年,学校来了一位外聘的老师教雕塑。为了尽快学手艺挣钱,校内雕塑课结束后,还没毕业的李亚宁就跟着这位老师干雕塑去了,从此走上了自谋职业的道路。不久他又进了聊城一家民间葫芦厂。因为早就有了刻画葫芦的基础,他就在厂里边学边干,画葫芦,烙葫芦。

  聊城葫芦,从前以简单的片画、镌刻戏曲人物为主,手艺人农闲时到济南、天津、北京等地去卖。80年代,葫芦烙画技艺逐渐兴起。烙画立体感强,画面精致,比片画葫芦好卖,就逐渐将烙画技术引进来。亚宁在厂里烙一个小生肖葫芦挣一元钱,一天能做二三十个,总算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了。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半袋葫芦闯济南

  李亚宁从小聪慧好学,在葫芦厂干了半年后,手艺有了很大长进,便有了放单飞的野心。不到18岁的他,背了半袋葫芦独自来到济南,立志要在葫芦烙画上闯出一片天地来。他曾陪老师来济南卖过葫芦,也去天津、辽宁葫芦岛送过货,对葫芦烙画“外面的世界”有了一定了解,凭着自己多年学画的基础和初学的烙画技艺,给他只身闯市场添了几分胆量。

  他先来到英雄山文化市场练摊,当时租一个摊位一天10元钱,但一天只卖两元钱。这对他打击很大,初尝闯市场的艰难,但他给自己鼓劲,决不退却!

  那时济南凤凰山花鸟市场有个葫芦集,李亚宁就在那里租了个摊位,周末摆摊卖葫芦,接定做葫芦的活,平时就在出租房里烙葫芦。先在车站北街租了个10平米的小平房,每月租金80元,吃住做葫芦都在这间小屋里。

  此后,李亚宁游走于济南的各个花鸟文化市场,凤凰山市场、信义庄市场、英雄山小树林等,经过市场的磨练,他的烙画葫芦渐渐地有了不少老主顾,生意越来越好做了,租房也从10平米,先后换成15平米、30平米。

  有一段时间,他在凤凰山市场摊位上摆一张桌子,现场烙画,吸引了不少看客。但因为专心烙画,收摊时总发现葫芦有丢失。再出摊时,他烙画时留了神,见一个人正将一只小葫芦往口袋里装,他没有声张,而是冲那人笑了一下。那个人装作看货,又把葫芦放了回去。

  还有一次,他的一只蝈蝈葫芦被人偷走了,他发现时那人已把葫芦装起来,匆匆离去了,但情急中没有把盖子拿走。其实,那个男子是个熟面孔,因蝈蝈葫芦的盖子都是量身定做的,他就把这个盖子随身带着,但那个男子两周没再露面。有一次,他在逛另一个花鸟市场时,碰上了那个男子,就拿出葫芦盖,说:“这个盖我用不着了,送你吧。”那人讪讪地接过来。都是葫芦爱好者,李亚宁深知生活的艰辛,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济南玩蟋蟀、蝈蝈的人有很多,蝈蝈葫芦有一定市场,李亚宁就与人合作,自己出葫芦让人家给镶上紫檀口然后自己再烙画来卖。这种紫檀镶口的蝈蝈葫芦成本已达300多元。2003年冬天,父亲来济南帮他卖葫芦,从信义庄市场收摊回来,高兴地告诉他:“今天出手一只蝈蝈葫芦,卖了150元!”李亚宁听后,叫苦不跌,告诉父亲卖少了。父亲却说:“这已经值两袋子(约200斤)棒子(玉米)钱了,不少了!”当农民的父亲不了解蝈蝈葫芦的成本,这让他哭笑不得。

《麻姑献寿》

  从2000年到2005年,是李亚宁创业最艰难的时期。挣的钱除了交够房租、摊位费,他每年秋冬还要去全国各地去收葫芦,买了封存起来,因为用于烙画的葫芦至少要封存三五年,过了“返色期”之后才能使用,而且越老越好。他指着现在店里的一只《童子闹弥勒》葫芦说,这只葫芦已有40多年了,果然见包浆深红、宝光内敛,画面则更加古雅而清晰。

  李亚宁深知“艺不精,难立足”的道理,他特别注重学习,不断地买新书、淘旧书,绘画、国学、诗词等,这些年仅收藏的绘画工具书就达几千册。烙画的基础是绘画,他边干边学,不仅学习研究当代最高水平烙画大师的作品,而且还从中国古代名画、诗词中汲取营养。那些年,有限的收入常常捉襟见肘,在出租房里,他常常一边啃馒头吃咸菜,一边烙画或看书。李亚宁还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山东工艺美院的继续教育,获得了本科学历。

  市场是块试金石,也是块磨刀石。经过多年市场的磨砺和不懈努力,李亚宁的烙画艺术得到了市场和同行的高度认可,除了掌握了娴熟的烙画技艺,而且继承了传统水墨画的古典风格,形成了鲜明的“李亚宁”风格特色。

  2010年,济南药王楼古玩城开业,李亚宁开了自己的小店,告别了摆摊的历史。

  2011年12月,他的烙画葫芦作品《龙凤呈祥》被趵突泉公园永久收藏。

  2012年9月,被评为山东省民间手工艺制作大师。

  2013年8月,作品《精忠报国》在济南首届民间艺术活动中被评为济南民间艺术精品。

  2013年12月,济南趵突泉公园举办了李亚宁葫芦烙画艺术展。

  2014年8月,作品《齐鲁十二圣贤》荣获第七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

  2014年8月,作品《三阳开泰》在2014年第五届创意产业博览交易会上荣获金奖。

  2015年1月,作品《团团圆圆》被台北“中华艺术馆”永久收藏。

  2015年4月,作品《关羽擒将图》荣获首届中国(潍坊)民间艺术博览会金奖;同年6月,该作品在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荣获金奖。

  2015年8月,作品《十八罗汉》荣获第九届(长春)民间艺术博览会精品奖。

  2016年9月,被评为山东省民间艺术大师。

  2017年5月,作品《悟道》荣获2017第九届中国(山东)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2018年5月,作品《中华文明生生不息》荣获2018第十届中国(山东)工艺美术创意奖金奖。

《中华文明生生不息》

  2018年7月,济南市文化馆举办“月下听禅”李亚宁葫芦烙画艺术展。

  2018年12月,被评为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

  2019年1月,被山东画院青年画院聘为特聘画家。

  2020年1月,趵突泉王雪涛艺术馆举办“纳福迎祥”李亚宁烙画艺术展。

  近几年,李亚宁还积极参与烙画作为中国非遗项目的文化传承和国内外的文化交流。今年他又申报了市中区“鲁派葫芦烙画”非遗项目。

  2015年他入驻山东工艺美院“金种子孵化基地”,为手工艺系的学生传授葫芦烙画技艺,每学期都安排了课程。他还参与了由济南市文旅局、教育局组织的“非遗进校园”活动,为济南天成路小学授课一年;连续五年为济南洛口实验小学任教“葫芦烙画”课程,每周坚持上一节课。李亚宁还为省内外培养了多位非遗传承人,年龄最大的70多岁。甘肃银川的邱先生,年过六旬师从李亚宁,已被当地评为省级非遗传承人。

  2014年12月,李亚宁应邀赴新加坡参加中新文化艺术交流。2020年1月,他应邀随山东非遗代表团赴马来西亚参加中马文化跨年交流活动。期间,他去了多家华人学校,讲授葫芦烙画艺术,与其中几家学校达成了每学期开设“烙画艺术”课的意向。因突发疫情,学术交流行程提前结束,合作授课的意向也暂时搁置。

  2020年6月,李亚宁将店铺迁驻英雄山文化市场,名为“匏舍”。尽管受疫情影响,文化市场有些冷清,但一些新顾客和常客还是慕名而来,来自全国各地的订单也纷至沓来。李亚宁已有不少作品被海内外收藏名家和艺术机构收藏。

  盛名之下,李亚宁没有丝毫懈怠,他依托市场而生存,但从不为追求经济效益而敷衍。他坚持纯手工工艺,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件作品,小的作品一两个小时完成,大的作品如《百子图》《清明上河图》等则要花费几个月。

  作为省内最年轻的工艺美术大师,李亚宁的艺术之路还很漫长,他正不断超越自己。他说:我不追求作品的市场价值,而是看重时间的检验。

 

编辑:刘自锐    责任编辑:徐茸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