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文娱 电视剧正文

《云南虫谷》:制作很良心,内容不过瘾

2021/9/17 18:29:40   来源:北京日报    

  前作《龙岭迷窟》完结近一年半后,满载粉丝期待回归的《云南虫谷》上线8小时播放量即破亿,可谓开播爆红。

  超高的人气很大程度上来源于《龙岭迷窟》打下的基础。《龙岭迷窟》是《鬼吹灯》系列小说的第二部,上承《精绝古城》,下启《云南虫谷》,内容纷繁,起着解释前尘往事、引出后续线索的作用。可以说,改编后的《龙岭迷窟》延续了创作团队制作《怒晴湘西》时“绝对尊重原著的情况下稍加调整”的原则,通过多线叙事的手法,在“忠实于原著”与“对非书粉友好”间找到了平衡。而贴合小说设定的选角、快节奏的故事推进、堪称神还原的桥段、实地取景的拍摄、制作精良的特效等也共同提升了观剧体验,被视为《鬼吹灯》系列IP改编中最成功的一部,让众多剧迷、“灯丝”自故事结束于“铁三角”准备踏上献王墓之时,便对《云南虫谷》翘首以待。

  亮点

  奇观场景真实还原,“铁三角”演技到位

  老北京火锅店里,“铁三角”和大金牙围坐桌前,听陈瞎子讲述往事。铜锅腾起热气,故事的画卷徐徐展开,接上《怒晴湘西》和《龙岭迷窟》留下的伏笔,《云南虫谷》开篇,熟悉的味道便将人重新带入《鬼吹灯》宇宙。

  从开播到如今,尽管评分有所下滑,但平心而论,《云南虫谷》仍堪称良心。作为《鬼吹灯》系列里奇异虫怪最多的一部,《云南虫谷》的恐怖指数最高,还原难度也最大,而剧集通过一如既往的高水准制作,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从文本到视觉的跨越。

  石块中爬出的蛊虫、成群结队的水彘蜂、凶猛的雕鸮、挂满洞穴的人蛹、夫妻树中的血棺……原作中的奇虫异兽和代表性场景都在剧中得到了基本还原,大体量特效营造出令人震撼的视觉效果和诡谲离奇的悬念气氛。导演费振翔曾在采访中说,拍《云南虫谷》让剧组变成了“工程组”,林中场景的拍摄地距离下车点要步行40分钟,而那个下车点是剧组自己开的路。不仅如此,第一集中的遮龙寨取景自“中国最后的原始部落”翁丁佤寨,茅草屋、牛头骨都是寨中实景。这样的苦心没有白费,实景拍摄增添了真实感,原始森林的神秘、幽暗、潮湿扑面而来。

  继《龙岭迷窟》之后,二度合作的“铁三角”组合形象熨帖,演技到位。潘粤明演出了胡八一丰富经历带来的层次感,对其兼具的军人底色和江湖气息拿捏准确;姜超饰演的王胖子贡献了众多笑点,自带的喜剧感舒缓调剂着探险故事的紧张氛围;张雨绮则较好融合了雪莉杨这一角色东西方兼具的气质,尽管台词存在瑕疵,但又美又飒恰到好处。角色遇上对的演员,彼此间的化学反应自然生成,在代入感极强的环境营造中,短时间内便将观众带入了惊心动魄的探险之旅。可以说,对于改编作品而言,《云南虫谷》基本实现了原著的文字描写、读者的想象世界和剧集的视觉呈现三者合而为一,能成为“下饭剧”也就不足为奇。

  不足

  故事张力削弱,“铁三角”变“甜一对”

  但在此基础上,对标珠玉在前的《龙岭迷窟》,被拉高了期待值的观众自然要求更高,不只满足于稳定发挥,更希望眼前一亮。

  无论《盗墓笔记》还是《鬼吹灯》,盗墓类作品的改编不过以古墓为引子,实则近似《夺宝奇兵》《古墓丽影》式的探秘冒险,重在闯关解谜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摸金倒斗。此类作品离不开设置障碍,如费振翔所说,前有目标,后有追兵,才会有更好的节奏。为此,《云南虫谷》在改编中加入了遮龙寨族人追赶“铁三角”这条线索,但增加的故事线却削弱了剧情的张力,放慢了剧集的节奏。《龙岭迷窟》中同样增加了以马大胆为首的一众村民的戏份,但演绎相对自然,人物性格分明,并成为缓解紧张气氛的笑点担当。相比之下,《云南虫谷》中的村民追逐线则过于工具化。当剧情需要为“铁三角”增加麻烦时,遮龙寨族人便能不顾传统在山神庙里用炸药,轻而易举进入虫谷赶上三人;当剧情需要表现“铁三角”的英雄气概时,遮龙寨族人便又纷纷沦为被拯救者或炮灰,行为逻辑经不起推敲。

  另外,《云南虫谷》将更多的笔墨放在了胡八一和雪莉杨身上。原著里,“铁三角”的精神核心在于“合则生,分则死”,三人各有所长,缺一不可,因而不少书粉戏称“顺境看雪莉杨,逆境看胡八一,绝境看王胖子。”王胖子尽管贫嘴贪财,但关键时刻不糊涂,武力值也毫不逊色。而《云南虫谷》里的王胖子却如同一个丑角,在油腻和掉链子间两头打转。伴随王胖子形象弱化的,是胡八一和雪莉杨感情线的增加。原著里两人在一次次出生入死中暗生情愫,水到渠成,朦胧可爱。剧集却多少有些迫不及待想让他们萌生火花,于是让胡八一先是意外瞥见雪莉杨浴室中的曼妙身姿,又在飞机遗骸搜查时摔倒故意装晕一亲芳泽,再辅之以大量捕捉二人对视场景的特写镜头。偶像剧般的拍摄手法令两人情比金坚的友谊瞬间变成暗送秋波,每到此类片段,人物设定的割裂感即大幅提升,难免让人出戏。

  可以说,《云南虫谷》在制作层面经得起观众的火眼金睛,也基本做到了符合逻辑,尊重原著、读者和观众。但纵观之下,这部立于绚丽奇诡底色之上的剧集在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之外仍有不少可以精进的空间。

  前瞻

  类型化创作须避免模式固化

  人们总是对那些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充满好奇,盗墓类作品之所以常能令人着迷,正在于其所呈现的奇观世界。志怪奇谭、秘闻传说、奇珍异宝、诡异景象熔于一炉,闯关夺隘、抽丝剥茧的探险之旅险象环生,借助“古墓”这一地下环境,介于现实与非现实之间的世界被建构起来,满足着人们的想象,时刻调动着读者和观众的神经。

  正因如此,包括《鬼吹灯》在内的盗墓类IP改编一直备受关注,各方都企图分一杯羹。《鬼吹灯》系列先后衍生出20多个不同版本的影视改编作品,质量良莠不齐,大多沦为“魔改”。如今,随着潘粤明签下了5部《鬼吹灯》改编作品,粉丝们也终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但旧的问题解决了,也要警惕破土而出的新问题。类型化创作之路如何避免模式固化、越走越窄?除了打怪升级的爽,故事还能在观众心中留下些什么?从合格到优秀的质变怎样完成?这些问题,从《黄皮子坟》到《云南虫谷》,观众已然看到了创作者不断的尝试和努力。主角们可以冒险,创作者则要稳扎稳打,期待下一部《昆仑神宫》能继续推高“冒险片天花板”,为尚不过瘾的观众带来更多惊喜和新意。(曹雪盟)

编辑:张元元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