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娱乐 山东文艺正文

陈昂:真正的文化都有棱角

2020/3/23 15:11:31   来源:北国网    

  陈昂的诗歌浪漫纯真,如红遍大江南北的“漫天飞雪的日子/一定要约喜欢的人/出来走走......一不小心就手牵手/走到了白头”。陈昂的诗歌向上向阳,如《假如你选择了梦想》《幸福是一座可以攀登的山》《漂亮的人生敢于起航》。陈昂的诗歌直指人心一语惊醒梦中人,如“人生之所以不幸/是因为在自我的悲剧里/编写他人的神话”。 陈昂的诗歌拥有“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的特质。

  诗歌是陈昂的青春宣言

  陈昂的诗歌清新、纯净、通透,犹如春风扑面,这是他诗歌的本质。尽管他也有青春的思考,迷茫,但他不阴郁,不晦暗,不颓废。他坚定,总能悟到自己的方向,能穿破人生的迷雾。读他的诗,我们仿佛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青春岁月。

  陈昂的诗歌充满激情,热情,能点燃人,能感染人。他就像一株向日葵一样,不停地围着太阳旋转,围着自己的思想旋转,围绕着自己的诗歌创作理念旋转。这是一种能够打动人心的力量。我发现,这是一个对世界,对人生充满许多爱的人,他的诗歌很富有励志的特点。他在不停地向他的同龄人发表宣言,就像在做演讲一样。他既想做同龄人的代言人,又希望同龄人能够认同他的忧伤,信仰,理想,爱,以及关于整个世界的看法。

  有棱角的陈昂,是个拥有“有趣灵魂”的人

  陈昂是个“懒人”,他不喜欢巴结别人,也不会讨好任何人,他是诗人中的君子,别人往他身上泼脏水,他都懒得搭理,2019年有人在网上写文章攻击陈昂,因为陈昂的诗歌阳光、向上、正能量,写文章的人很难从诗歌上下手,便从攻击陈昂的诗歌转为攻击陈昂本人,在诺贝尔文学奖即将公布前,有人故意在自媒体小号上写了一篇“陈昂:距离诺贝文学奖最近的中国诗人!”的文章黑化陈昂,这篇文章实际上很容易看出来是别有用心的人对他刻意诋毁,但奇怪的是,很多诗歌圈子里的诗人自欺欺人,甘心做这篇帖子的推手,更有甚者继续在帖子里添油加醋,恨不得尽快把陈昂拉下诗坛,完成他们日思夜想的上位计划。

  关于别人往陈昂身上泼脏水这件事,陈昂毫不在意,他还是每天习惯性的看书、写诗、钓鱼,但后来陈昂的微博收到了很多私信,私信主要是两类,一类是读者希望他发个声明揭露造谣者的丑陋嘴脸,一类是趁机勒索之人让陈昂花钱删帖,后来在读者强烈的要求下,陈昂写下了诗歌《脏水》,他在诗歌中写道:“你把脏水泼向我/我不怨你/脏水虽脏/却可以把万物洗涤的明亮美丽”,算是勉强给读者们交了差。时隔半年,我们再来看这件事,写文章诋毁陈昂的人非但未能如愿,反而一定程度上又催生陈昂写下了更多经典的诗歌,至少《脏水》这首诗是诋毁者给与陈昂的写作灵感。

  在关于时间的故事里,陈昂让我们学会了如何思考

  陈昂的诗歌启迪哲思,引发情致,有一种难得的清澈美和智慧美。他的诗歌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意义”,表现着青年学者旺盛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彰显着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文化自信”。他诗歌底蕴里蕴含的“家国情怀”和对“宇宙”对“人生”的思考值得我们关注;他诗歌内涵里的传达的“智慧”值得我们研究和学习;他诗歌精神里潜伏的“正能量”正是我们洗涤灵魂、陶冶情操、慰藉心灵的“刚需”。

  “临近冬至/世间多是清寒/惟有诗歌温暖(陈昂《蚂蚁登山》)”;“永远究竟有多远/永远短到很多人看不见(陈昂《匆匆而过的是眼前》)”;“虽然我曾无数次地跌倒/但我依旧喜欢奔跑(陈昂《掌心里的光》)”;“与其说夜幕降临/不如说五彩缤纷的世界/闭上了眼睛(陈昂《曾经走过的山径》)”;“不要在满天乌云的时候/寻找太阳/暴雨过后/天空自会还你一个晴朗(陈昂《童年的梦很长很长》)”。

  “多少次因为/给灵魂洗澡/而忽略了外表/在这个充满疑问的世界里/我选择做一个/安静的句号(陈昂《畗畗》)”;“鹅的从容缘于脚下的拼搏/昂首高歌的景色/有几人留意未曾停歇的红掌清波(陈昂《大鹅的哲学》)”;“当我选择做一束光的时候/我已然看清了周遭的黑暗(陈昂《生活帖》)”;“人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赢得空间/输掉时间/回头的瞬间/总能看到遗憾(陈昂《是不是有趣的人生像喜剧》)”。

1.jpg

  如果你愿意,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陈昂,是个用笔尖捕捉阳光的人;是个用诗歌记录生活的人;是个能为一点微小的事情开心一整天的人。我总想着在陌生的世界里写点有温度的文字,我喜欢青山绿水,喜欢美食、美玉、美文,总之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渴望自己像树木一样,让鸟儿在我身上歌唱,我从不羡慕别人,也从不荒唐地想象。从明天起,我选择早起,早出,早归;我选择冷粥,破砚,晴窗;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我深信最美的事物不在眼里而在心上,我深信漂亮的人生敢于起航;我选择渐行渐远,我选择留一杯美酒醉夕阳……

  陈昂说:“你不会是因为孤独才来读我的诗吧?”

  陈昂说:“当你感觉你要写诗了,你写的已经不是诗了。”

  陈昂说:“没有人能活得高高在上,即便是太阳,也要把光撒向低洼的地方”。

  陈昂说:“世界,可以给我一首诗的时间吗? 

编辑:张元元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